过去的一个星期可以说是最难熬的一个星期,

那一个星期也是我第一次感到头痛欲裂,

都是因为我将要向校长、副校长开口说,

9月1日教育局开发教师申请转校,

我将会申请明年转校到USJ的力行华小。

会感到头痛欲裂,

也许是担心开口说了自己的决定后,

不被接受,

可能还会惹来一番讽刺和玩针对,

种种压力,

也许就是这样,

让我日想夜想、左担心右焦虑,

才会犯了头痛。

星期一那天,

终于鼓起勇气,

跟校长提出了这个决定,

校长当然有问我原因,

基于某些隐虑,

我选择把这个原因写在另一篇设密码的文章,

校长说了一句话:“你有申请的自由,我也有我不批准的权利。”,

这样的语气,

看来他将不轻易“放手”。

第二天,

我再去见第一副校长,

她十分希望我可以留下,

不是因为她特别喜欢我,

而是现在严重缺乏师资,

明年的情况将会更严重,

她还提到,

如果明年我上课的时间迁就不到我带我两个公主放学的时间,

她可以把我安排教上午班,

曾经我很向往教上午班(已经教了4年下午班),

不过现在的我,

已经不再稀罕了,

我要的不再是这些……

即使你们硬硬不让我离开,

我也只有继续在这里“忍辱偷生”、“行尸走肉”地过我的教书生涯,

在此引用我同事的一句话(这个同事,跟我最要好,常常一起研究玩面子书里的game,

她也是将会申请回去家乡『也是我的家乡——槟城』执教):

“你留得住我的人,留不住我的心”……

全站熱搜

晶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